Ivian

卜岳/洋灵/岳明辉/卜凡

【卜岳】圈

一个中长篇 想继续写下去
希望能有评论 嘿嘿:D 一个试探



Chapter 0
喜欢这种东西,不该有条条框框约束,本身就足够自缚。

“我以前以为你不够爱我,使劲喧闹。”
“再相逢我好乖,拼命忍耐。”
“你离开的时候我流泪好多,可不敢说”
“七年之痒没有除去我固执的本性,但是我也在第十个年头尝试着放弃了。”

“凡少,人走啦,别望啦。”
“人走茶凉,可他抿过的杯沿还是温的。”

Chapter 1
初见是岳明辉八岁卜凡四岁。小孩子心性总是相似,小打小闹,一来二去就相熟。彼时卜凡凡一个小肉球,总是蹭蹭蹭跟着岳明辉满院子的转。小城海风咸咸的,身上的汗水黏黏的。大人总怪岳明辉带着卜凡凡乱转,岳明辉眼睛滴溜溜一转说是卜凡凡自己要去的,卜凡凡就嗯嗯嗯的随便答应,也不反驳。

第一次分别是岳明辉十二岁卜凡八岁。五年级的岳明辉要和二年级的卜凡凡说再见了。一年不到的同吃同住同上学,就要不见。
有句话说的好,相比从未拥有,得到又失去才是最大的遗憾。
那时候手机电脑都没流行,可谁懂什么是满腔欢喜和别离。
卜凡凡只知道以后上学路上的烧饼一个人要吃不完了,下雨天的伞一个人有点大,新潮的波子汽水也不可以再大方分享,没人在黄昏时刻牵他手,没人在月明星稀抢他被。
岳明辉要跟着爸爸妈妈去首都北京,一个卜凡凡觉得很远很远的地方。小朋友心里都有点舍不得,岳明辉眼眶有点红红的。卜凡凡已经哭出来了,拧着鼻涕泡递给岳明辉一枚银戒指,是他从妈妈那里偷偷拿来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卜凡凡记得是以前岳明辉来家里玩看见夸了好久的。岳明辉又哭又笑,挥挥手跟着妈妈走了。

再后来各自成长,书信也不再代表过往。十八岁的卜凡凡凭着绝对身高成了校霸,来来往往学生都带有色眼镜看他,除了李家兄弟整天勾肩搭背说笑话。女生们窃窃私语他冷酷又高大,一个个又拜在隔壁李英超的玫瑰花之下。男生们跃跃欲试挑战他的隐忍和耐心,又被李振扬讥讽没了胆量和脾气。
波子汽水的瓶壁又开始流汗,梅雨季的借伞套路一个比一个烦。卜凡凡用胳肢窝夹着单肩书包有点燥,拧着眉头看着李振扬压着李英超抢红糖话梅棒棒糖。卜凡凡扯了扯春季针织衫外罩,吼了一声。“李振扬,他妈的快点儿,今天周五人多地铁难挤!”
李振扬漫不经心回了一句“没事儿啊,大不了我和小弟打车回去车费他报销,你说是吧小弟?记着欠我多少根棒棒糖啊。”
“凡哥救我!”李英超赶紧把糖塞进嘴里,扯着半瘫在他身上的李振扬一步一个脚印追了上去。
卜凡凡也不看后边儿打打闹闹的俩人,迈开步子直接往前走,大拇指崩开汽水儿的瓶盖直接灌进喉咙,也不在乎瓶壁上的水珠在喉结上翻滚。一天又一天的重复,卜凡凡满脑子只剩下五三丑陋的封皮和李家兄弟打嘴仗的唾沫星子。现在他只想赶紧回家吹吹空调刷刷番看看周刊少年Jump,点个外卖然后拆了新买的switch研究研究。
三人晃晃悠悠进了地铁口,过安检的时候李英超的耳机线还被挂住了,扯的他耳朵红红的。他哥就赶紧吹吹再冷嘲热讽一番。“李英超,你耳机线会跳桑巴还是探戈呢,坨拉吧唧还能勾上呢。”李英超正要奋起反抗。李家兄弟就被卜凡凡一手一个扔进了地铁车厢。

出了地铁站三人就分了手,一个小区卜凡凡家靠西门,李家兄弟住北门,路远远近近不一样。卜凡和家里人关系一般,家庭条件又还可以,上了高中就自己搬出来独住,洗洗弄弄也还行,主要一个人自在。
刚进家门卜凡凡就长腿一蹬去了鞋袜。右手一勾一个空调遥控器,右手去抽switch。手机搁在肚上,整个人狠狠的摔进床里才舒服。

撤进游戏机里什么都不用考虑,死了可以无限复活,穷了可以虚拟打工。卜凡凡对RPG类型的游戏特别没兴趣,他没兴趣走既定的角色剧情和人生路线,但是意外的期待各种VR体验游戏。不同的次元让他有种人生可以被控制重来的快感。

等到switch的按键浅浅上升了温度,空调风也越吹越冷,卜凡凡一抬头已经是晚上七点整了,差不多收拾收拾整整饭菜了。
不想等,懒得点外卖了,卜凡凡拖着拖鞋挪进厨房随便煮了个番茄牛肉面打发自己,冲冲碗筷又转身进了卧室。
嫌房间里闷,卜凡凡开了窗子,就寻思着自己一尘不变的规律生活,有点失神。

温温的微风擦过窗帘和卜凡凡的脸。
他觉得很是烦躁,想不清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横躺在凉席上闭了眼不再有动静。

图源冥河站

咱凡砸真的特别喜欢靠着岳岳
衣服认证是凡砸之前穿的一件
互穿衣服和依靠

累的时候沾上的人儿是毫无防备的人儿
是在心尖上儿的人儿呐
倚得着后背的人儿是安心的人儿呐
”我知道你累得很所以我愿意做你的依靠”
“我累极了就想到你 踏实温暖的你”

贪杯

贪杯

Chapter 0

易燃易爆炸的不仅仅是违禁物品,还有你和我之间无比脆弱的关系
要记得时常拷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的身上要有血肉筋脉
要记得时常告诫自己一个答案,为了遮掩骨缝里的肮脏和卑劣

如果我骨子里生出来的叛逆和恶性,都被过去二十六年掩藏的安安稳稳
那扎在你唾液汗水里的荷尔蒙就是引爆的致命线索
我从来不害怕展示我对你的痴迷,真正的欲望赤裸裸地刻在皮肤表面
可我总不能因为我喜欢你,生生把自己扒了皮

你这男人耐人寻味的很,但我看透我全知道
我年轻不如你城府深心机重,但我知道你那不是对着我
我倒是想看看扒了皮的你,看你自己被自己逼进绝路看你自己被自己杀退崖边
看你周折看你悠游看你皱眉看你抿嘴看你带点儿糙的指尖贴在皮肤表面,最想看你惊慌失措
但你着实算得精妙,是我自愿

“值得品味的情情爱爱难免带点喜剧色彩
平淡的爱情不值得投入
让我归于平庸不如让我生来失智”